手术演示:小儿白内障——注吸术到超声乳化术的转换

这个有意思的案例是一位患有成熟且致密白内障的12岁儿童。因为他晶体核密度的原因所以需要将注吸术转换为超声乳化术……手术医生估计只有在不到 2% 的小儿白内障病例中需要用到这种技术。

手术地点:孟加拉国吉大港奥比斯眼科飞机医院
主刀医师:Ramesh Kekunnaya博士,印度海得拉巴L.V.Prasad眼科研究所

文字记录:

Ramesh Kekunnaya 医生:这个患者已经做了一只眼睛的手术。她才12岁。直到最近两个月才开始看医生。视力只有光感。瞳孔反射灵敏。我们做了 B 超,很正常。我们检查了右侧可以透见的区域。这是一例发病比较晚的情况。
我们来看白内障,看看形态,它几乎是全白的白内障。可能一开始是层间的。你可以看到这里的边缘。经过一段时间,它已经变成了白内障。我可以看到晶状体内有一些钙化物质。平均角膜曲率45D。眼轴长度是23.6mm,我想这对于23岁的年龄来说是正常的。我们检查了眼底。右眼正常。
这是眼球震颤。她还有额外的20棱镜度的内斜。这个病例是全白的白内障。 囊袋看不清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决定是否需要囊袋染色。但是如果你仔细看这里,我没有看到任何遮挡。所以,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正常撕囊就可以了。我们拭目以待。
所以,我们注入气泡。我要在这里注入染色剂。你可以看到注入气泡是为了防止对内皮的损伤。现在你们可以看到正在注入。蓝色的。
然后你需要冲洗。同样的,在你注入粘弹剂之前,我会尽可能多的使用 BSS 进行冲洗。所以,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真正要考虑的事情之一,就是要更好地维持晶状体的厚度。否则你就不能确定它是不是遮挡。
所以,接下来我要做一个小切口。你们一定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在中间做这个。因为这些病例我们不会知道眼内压是不是很高。
好的。
有时候它可能非常高,因为除非我有晶状体的厚度,否则我不确定。
好的。
所以,如果在中心区域,如果我切开一个口子,当它到达外周的时候,我就能抓住它。这是一个假设,说明为什么我从中心开始。
如果你需要扩大,你会用剥橘子皮的技术把它扩大吗?
没错。如果我觉得有些小,我就会用剥橘子皮的技术。你可以看到锐角,我正在尝试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看不清楚。所以我必须非常非常小心。
最后一部分总是最重要的。有点像橘子皮。尽量与曲率相匹配。所以,粘弹剂,我把它弄出来,因为它会降低眼内压。
你用什么来测量或估计大小——
是的。
对于全白的白内障进行撕囊?
我看到的是晶状体的边缘。即使是全白的白内障,也有一些边缘。我在那里做撕囊的时候就是以此为参考的。
我的第一个问题是,当你将其从抽吸模式改为超声模式的时候为什么不做水分离?有什么特别的表现吗?
我一般不做水分离。原因是我们永远不知道囊袋的状态如何。它甚至可以是后部圆锥晶体。有一件事,一旦我知道它可以自由移动,也许我可以再回去做一下。但是我不能确定囊后面的状态。这就是我不做的原因。这是一个或两个人进行白内障手术,你要面对硬核的困难处境。这不是正常情况。如果你询问许多小儿眼科医生,他们不会遇到这种情况。这种情况很少见。
老师,我有第二个问题——
好的。
在这种特殊情况下,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可以使用直接劈核或改良劈核,而不用白内障超声乳化把整个核切掉吗?
可以。我们可以用劈核。当然可以。但它没有那么难,对吧?但不像小儿白内障那么软。所以,我使用一般的器械,它可以帮助我劈开核,这里我们需要的只是一点点的边缘。有三种方法可以把它取出。第一,我看一下切口,然后我可以把它切成碎片。像甜甜圈,我可以分成三个部分。或者我可以把它做成一大块然后把它分开,作为一个核。第三件事是超声乳化。所以,我们在这里使用超声乳化。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,并不需要常规的劈核。
所以,核和囊袋都不稳定。这是一个硬核。在小儿白内障的两个阶段,我使用了超声乳化。这是其中之一。这个和粘弹剂一起粘在囊袋上了。就是这样的。
我认为在你的第一个病例和这个病例中,你都展示了 OVD 的重要性。
是的。
慢慢来,不要勉强——
是的。
但只需轻轻地进行操作。
这非常非常重要。
好的。
所以,这一块处理完了。我想来到主切口。它可能会从切口出来,就像我们现在这样。上面这部分,我觉得,它不会来了。所以——
没错。
所以——
但是它不在视轴上。
在视轴之外。正如我们早上讨论的那样,这只是为了预防囊袋皱缩,以及等这个女孩长大之后的问题——
好的。
如果她需要进行激光,我想尽可能清除。这是我脑海中唯一的想法,我需要对这个囊袋进行抛光。
这是非常重要的,我要把囊袋推到这里。
是的。
推动它。把它推进囊袋。因为你不希望这个进入 PPC,特别是任何开放的 PPC。
好的。
我只是推了一下,然后它就进去了。人工晶状体,他们植入的是20.5D。
所以,先生,我一直有一个问题,如果你有钙化很明显的地方,你进行了冲洗、抽吸、抛光也没有去掉——
是的。
注入粘弹剂或使用粘弹剂分离也不管用——
是的。
对于儿童你怎么处理?你把它留下了吗?你会尝试在撕后囊的时候把这一块带上?
如果它在视轴上,我会把它包括在 PCC 中。或者用拉钩把它取出来。
好的。
如果不能用传统的方法解决——
是的。
我会用拉钩。我之前用拉钩完成过一些病例。所有的事。抽吸也是。后囊环形撕囊。我们还需要做一些手术。在美国和英国的一些地方,他们整个手术都用拉钩。在发展中国家,我们需要记住的一件事是,拉钩不是一次性的。很多医生会重复使用,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。当你用的次数多了,它就变得钝了。它不像你第一次使用时那么锋利。

3D视频:


January 18, 2022

Last Updated: September 12, 2022

Leave a Comment